当前位置: > 利来老牌最给力网站 >

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

2020-06-12 14:45字体:
分享到:

  原标题:暴跌2997点!零利率后首日竟迎来史上最大下跌点数,美联储还有招吗?

  每经记者:边万莉 肖乐 胡琳 张寿林 涂颖浩 张卓青 李彪 每经编辑:廖丹

  但资本市场并不买账,美股再度暴跌熔断,原油再度暴跌,就连黄金白银也一度重挫。Wind数据显示,创史上最大下跌点数,道指今晨暴跌近3000点, 并创33年来最大单日跌幅12.93%。

  零利率将带来哪些影响?美联储会否效仿日本央行,直接入市购买股票ETF?已成功控制疫情的中国能否成为全球的避风港?

  美国当地时间15日,美联储宣布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一次性下调至0~0.25%的超低水平,力度空前!就在不到半月前的3月3日,美联储刚刚宣布大幅降息50个基点,将联邦储备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1%~1.25%。

  这是美国时隔11年,重返零利率时代。2007年9月,美联储降息周期开启,2008年12月16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0.25%区间。彼时,美联储表示,数据显示消费支出、商业投资、工业生产均在减少,金融市场十分紧张,信贷趋紧,经济前景进一步减弱,并且预计,疲软的经济状况可能导致联邦基金利率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异常低下的水平。

  尽管再次回到零利率时代,但当前美国的经济状况与2008年时有诸多不同。首先,次贷危机在2007年8月开始在金融市场蔓延,2008年1月危机已经开始发酵,到当年12月推出零利率时,市场已被次贷危机冲击一年有余。而当前疫情对于美国经济的冲击才刚刚开始显现。

  其次,2008年12月,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下降1.7%,创下1947年1月份开始进行调查以来的最大单月降幅;同比上升1%,增幅也为近40年来的最低水平,显示美国经济已面临严重的通货紧缩风险。同时,2008年,美国失业率从5.3%上升至6.8%,并且一直攀升到2009年11月的10%之后才有所回落。

  对比来看,2020年2月末,美国季调CPI年率2.3%,略好于预期2.2%,低于前值2.5%。同时,从2019年2月开始,美国的失业率维持在4%以下,2020年2月,美国的失业率为3.5%。

  实际上,记者注意到,标准普尔/CS房价指数在2008年出现大跌,但是在截至2019年末,仍然维持一个强劲的上涨势头。

  中银国际证券指出,美国经济基本面近期依旧较好,此次降息主要为稳定市场,缓冲疫情造成的冲击。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分析,一方面,疫情冲击经济增长,为了避免经济陷入衰退需要大幅度降息。随着美国疫情检测范围的扩大和人员流动的不断传播,美国疫情逐渐严峻。疫情对美国的餐饮、旅游、交通、住宿和商贸等行业造成冲击,严重伤害约占美国经济三分之二的居民消费。

  另一方面,由于股市大幅下跌,金融机构和企业正面临着快速去杠杆的过程,需要政府紧急加杠杆进行对冲。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则持有不同意见,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爆发之前,美国的经济数据还是比较好的,势头比较强劲。至少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实质性影响还没有显现。美国采取降息行动更多的是‘先发制人’的应急措施,是担心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影响。在疫情爆发之前,联邦基金利率就不足2%,所以在两次闪降后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近日表示,去年和今年美联储降息的时间点,恰恰都是在特朗普对美联储频频高调抨击之后,这也让人不禁对美联储长久以来对外宣称的独立性打上一个问号。

  美国总统从来没有试图放弃过影响美联储的政策,美联储前主席沃克尔在《坚定不移》一书中曾写道,1984年大选之前他被里根总统召去白宫,在椭圆办公室旁边的总统图书馆会见了里根总统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贝克。“里根一句话也没说,但贝克传达了他的意思:总统命令你在大选之前不要提高利率。”

  不过,在干涉美联储这一点上,之前任何一任美国总统都没有特朗普做得更过分。据统计,自2017年任命鲍威尔以来,特朗普先后在推特上发文数十次,公开表达对鲍威尔的不满。

  2018年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例会,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再次加息。就在美联储政策例会前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我希望美联储的人在再次犯错之前,能先读读今天《华尔街日报》的社论。不要让市场流动性变得比现在更差。不要再进行缩表了。感受市场,不要只看无意义的数字。祝他们好运!”

  不过,即便面临总统的接连“炮轰”,但美联储还是在那一次议息会议上决定加息,这也是2015年12月启动加息以来的第九次加息。

  2019年8月1日,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这是美联储时隔10年后的首次降息,也标志着美联储从2015年启动的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告一段落。2019年全年,美联储共进行了3次降息。

  不过,特朗普的推文并没有停歇。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近期频繁拿国际贸易说事,一个重要目的就在于迫使鲍威尔增加降息次数。

  此次美联储再次被外界认为“迫于压力”而突然将利息降至零,相比之下,美联储的前传奇主席格林斯潘的话就显得格外珍贵了。

  实际上,在格林斯潘就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他也是较为严格地维护着美联储的“独立性”,从而保障了一些行而有效的金融政策得以发挥功效。

  从1987年被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任命为美联储主席,至2006年卸任,格林斯潘跨越了几任美国总统任期。在格林斯潘任期内,两个标志性事件难以绕开:海湾战争和亚洲经济危机。

  在1990年到1991年间,海湾战争造成石油价格猛涨,为维护国家金融稳定,格林斯潘不顾当时的总统老布什的反对,毅然实行收紧银根政策。1992年到1995年,面对增长状态良好的美国经济,格林斯潘7次提高储蓄利率,从1992年7月的3%的最低点调至1995年2月1日的5.25%的最高点,以图扼制美国的通货膨胀,增强经济后劲,被看做是为克林顿总统就任后维护了长达8年的美国景气周期。

  1997年,亚洲陷入经济危机, 1998年危机扩散到拉美,深化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在全球经济金融迷茫时期,美联储连续3次(从1998年9月29日到11月17日)降息,使联邦基金利率从5.5%下降到4.75%,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格林斯潘时代美国的经济是传统经济时代,有很好的教科书和理论原理来指引他,他是比较老派的美联储主席,他在债券方面的业绩是比较优秀的。

  鲍威尔是投行出身,而且美国是处在新经济时代,没有参照物和理论指引,是摸索着前行,风险更大,鲍威尔使用的手段和力度也与过去不同,跟格林斯潘有很大差异。

  对比鲍威尔和格林斯潘时期美国总统对美联储政策的影响,谭雅玲说:“经济周期不太一样,对外关系的环境不太一样,所以这个时候可能是美国对外关系重整和全面梳理的一个阶段。特朗普作为总统,是美国的政治意志和国际战略意志,这时候美联储及其主席,虽然在货币政策方面是独立的,但任何个人也要服从美国国家利益、国际战略,有这样一个逻辑关系在里面。”

  降息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负利率在美国并不是合适的政策。”

  然而,鲍威尔话音方落,美股再次熔断。美国三大股指16日开盘暴跌,标普500指数跌逾7%,触发熔断机制,停盘15分钟。这是美股两周以来第三次熔断。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研究官朱振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可能不会名义负利率,更倾向于采取QE 直接购买资产。”他进一步指出,名义负利率的信号意义太强,可能让市场恐慌。同时,QE比负利率更直接,也是美联储更习惯的操作方式。此外,美国的基本面还是比欧洲要好一些,不至于选择负利率。

  不过,在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看来,美国采取降息行动更多的是“先发制人”的应急措施,是担心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影响。在疫情爆发之前,联邦基金利率就不足2%,所以在两次闪降后出现了现在的情况。虽然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排除了负利率的选项,但是最终也还是有可能求助于负利率的。

  他进一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股市在此次降息后还是继续下滑的话,不排除美联储出于政治和市场压力而寻求负利率政策。特朗普对美联储政策的影响很大,目前来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基本上是被政府和市场绑架了。

  “只要股市一跌,特朗普就会批评美联储,敦促其降息。因此在此次降息后,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很高兴。但如果过一短时间,特朗普没有看到实际的效果,可能又会跳出来说,要和欧洲、日本公平竞争。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美联储也要跟上。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可能就扛不住了。”

  兴业研究分析师张峻滔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美联储负利率的可能性不大。”他解释道,尽管已无降息空间,但在经历缩表后美联储仍有一定的QE空间。美联储持有的中长期国债和MBS较巅峰时期分别下降了13%和23%。美联储还可以进一步通过购买企业债,ETF等方式丰富QE的操作手段。当前的流动性紧张是结构性的,美国一级交易商流动性并不紧张,继续单纯地降低利率并不能精准解决目前市场面临的问题。

  不过,市场上还存在着不同的意见。“虽然鲍威尔声称负利率在美国不是合适的政策,但考虑到目前美联储已将利率降至0附近,如果危机继续蔓延,不排除在需要的时候继续降息。”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他表示,此时的降息更多是信号意义,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刺激作用将有限。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美联储是否会继续降息,而是在将利率降至零后,如果政策无效,美联储甚至美国政府还有什么更好的举措来应对危机。货币政策只能解决需求端的问题,但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公众安全,显然靠货币政策继续降息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还是做好防疫工作。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认为,如果下一步美国国内疫情加重,经济影响显现,美联储年内还有进一步实施负利率的可能。若未来两至三个月内疫情在美国及全球蔓延势头得到遏制,也不排除下半年之后美联储实施政策回拨的可能性——这包括缩小QE规模,适度加息等。

  “实行负利率本意是希望少储蓄多消费,但从欧元区和日本的实际效果来看,对于刺激投资和消费的作用比较有限。而且从长远看,也给经济平稳运行增添了风险。”王有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王有鑫进一步指出,首先全球大部分债券都落入负利率区间,会驱动投资者提高风险偏好,增配高风险、高收益率的资产,增加资产端的风险敞口。而从负债端看,负债成本低廉,将出现过度负债和加杠杆行为,进一步抬升市场风险。在此背景下,如果金融市场出现异常波动,将进一步放大风险波动程度,投资者的风险抵御能力下降。此外,负利率在资产端和负债端存在不对称效应,银行资产端利率下降将更快,盈利的收窄可能也会促使银行提升风险承担水平,降低贷款质量,也会为经济平稳运行增加风险。

  美联储将利率降至0~0.25%,是不是除了负利率政策,已经别无选择?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美联储还有哪些政策工具可以使用?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美联储启动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未来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仍然可能加码。

  他告诉记者,2011年,日本地震引发的巨大海啸对日本东北部造成毁灭性破坏,并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3·11”地震后,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上采取了三个方面的应对措施:

  一是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如3月14日、17日通过购买短期商业票据、债券等方式,分别向金融市场注入资金21.8万亿、5万亿元日元;

  三是为受灾严重的地区提供专项贷款,规模高达1万亿日元,期限为1年,利率为0.1%。

  上述一系列超常规的宽松政策,力度空前,甚至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及时有效地缓解了市场流动性紧张局面。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有日本央行购买ETF的经验,信用货币时代不存在“子弹打光”的概念,为避免金融市场衍生出大危机,量化宽松进市场可以无止境,只是这样操作会为未来留下后遗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既然美联储已开始出手,就不需要再去忧虑未来还会有多少暴跌,也不必太过恐慌。

  中信证券宏观研究诸建芳和崔嵘称,美联储推出历史最强的宽松政策组合,零利率提前到来,第四轮QE开启。他们表示,未来几个月将至少净购买7000亿资产,其中包括至少5000亿美债和至少2000亿MBS。美联储时隔6年重启第四轮QE,短期内节奏很可能将超过前面三轮。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钟正生表示:“QE+收益率控制”是美联储最可能实行的一个政策。具体有以下几点可能:

  一是QE的规模将会比之前大。根据测算,如果美联储想要达到与降息50BP一样的效果,那么要实行2万亿美元的QE。另外,考虑到近期MBS的利率也上升得非常快,因此将MBS包含在内也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二是美联储可能会辅以收益率曲线年期美债收益率逐渐趋近于0,那美联储实行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高。

  钟正生还提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即QE购买的资产种类扩大至企业债(尤其是高收益债)和股票ETF,因为这两类资产是杠杆率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发生风险的地方。

  事实上,日本央行就曾使用类似操作。3月16日,日本央行宣布,将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目标购买量提高一倍至12万亿日元(1120亿美元)。此前,日本央行通过买入股票ETF,已经成为日经225指数成分股的许多公司的前三大股东。

  董希淼告诉记者,美联储可以给银行体系提供更多流动性支持。联邦基金利率降为零后,仍有多种政策工具可使用,不过这些措施对经济和金融可能会带来负面作用,比如推高资产泡沫等。

  这一操作类似于欧央行TLTRO(长期再融资操作)。此前,欧央行曾决议新一轮季度目标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 III)的模式,以保持有利的银行贷款条件。对于符合资格的净贷款额超过基准的银行,TLTRO III 业务所适用的利率将会较低,甚至可能低至存款安排在整个业务期间的平均利率,期限从2年延长至3年。

  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仕元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时表示,利率到零,并不是就没工具了,相反一步到零,让市场增添了恐慌的情绪。

  工具箱的所有工具都只有一个公式——扩表。联储可以把持有的所有机构债与机构债抵押支持债券的本金,再投资于机构债抵押支持债券。还可以扩大隔夜与定期回购协议的操作。

  如果继续承压或出现机构流动性危机,可以直接入股机构,如同2008年2500亿入股九大银行那样。还可以大量购买短期债券,甚至大量购入商业票据,以解决许多公司的短期融资问题。

  100基点降息外加7000亿美元QE,美联储前所未有的货币宽松引来市场关注。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这次与2008年不一样:2008年的危机是流动性危机,量化宽松出来就解决了问题。这次是疫情导致供给和需求的半休克,货币宽松解决不了生产问题和消费问题,也就是说这次印钱解决不了经济问题。经济活动的半休克是因为疫情造成的,所以海外股市将来面临经济不行带来的阴跌压力(去寻求市场底和经济底)。由于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相对较高,降息则会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对经济产生提振。

  西南证券首席研究员张仕元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大幅降息50个基点后再一步到零,确实让市场吃惊。但对于长期研究美国市场的来说,并不奇怪。一步到零,也让美国金融市场步入了欧洲一样的结局。可以认为是饮鸩止渴,是信用膨胀的尽头。

  张仕元指出,在这条路上继续下去,就是负利率。一个负利率的美国市场,是全球金融机构的噩梦!未来美债除了流动性外,在收益率方面也难以引起金融机构的兴趣,这对于一个长期靠发债而生活的金融帝国绝对不是福音,未来刺激经济的手段又少了一个。此外,跟随美元的其他货币也将步入零利率,将引发全球外汇市场的动荡。通过增发货币、货币贬值发起货币战争,通过贸易战和货币战并最终将危机转嫁给新兴国家。

  在张仕元看来,美国这样一个低储蓄国家,疫情将导致经济停滞,企业经营困难,员工收入受到冲击。短期释放大量流动性,一是为了保市场,二是稳经济,三是稳消费。但市场有自身的运行逻辑,美股暴跌、疫情和原油价格战只是一个诱因,自身市场存在巨大的调整要求,在市场风险没有充分释放的半空中,去接跌落的飞刀,势必会鲜血淋漓。不仅不能挽救市场,而且会引发更大的恐慌。

  他认为,未来结局还只能是让市场充分宣泄以后,才有转机。但即使是市场企稳后,能否再演绎一回2009~2015年的格局,是值得怀疑的,未来美国经济堪忧。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一政策反应意味着,美联储对不管是短期金融市场还是实体经济的预期,确实都不乐观。不少人认为美联储反应过度,但从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以及欧洲潜在的经济、金融风险,特别是意大利可能发生的经济危机,都有非常严重的后果。在这种背景下,美联储目前的政策反应并非过度,而是做了应对困难的充分准备。

  从美国自身看,目前疫情防控已迅速升级。曾刚指出,这也意味着此次疫情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很大影响,而且可能是次贷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因此金融层面应该做出与之对等的反应。所以基金利率降到零,一点问题都没有。既然实体经济的损失已经不可避免,那么早降比晚降更好,可以更好地保证实体经济的融资通畅,和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稳定。

  在曾刚看来,宽松周期的时长不取决于美联储,而完全取决于疫情防控。如果疫情防控进展顺利,比如说一个季度后全球主要经济体疫情防控比较成功,那么实体经济遭受影响可能相对有限,目前的这种宽松政策可能会有所减弱。但如果此次疫情将全球经济拖入持续的衰退,那么宽松政策的持续时间可能会相当长。

  疫情在全球形成蔓延的态势之下,美联储“突然”降息,一下子搅动了原本相对平静的世界金融市场的局面。世界上万千人的目光无疑聚焦中国,面对美联储降息带来的影响,中国央行将会如何“出牌”?

  从今年前两个月的情况看,居民消费价格出现了一定上涨,出口也有一定幅度的同比下降。

  2020年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介绍2020年1~2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指出,关于物价的情况,从1、2月份来看,居民消费价格涨幅都在5%以上,应该说还是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尽管当前价格涨幅比较高,但是从未来发展趋势看,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回落的趋势应该说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同时,1~2月份,货物进出口总额41238亿元,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20406亿元,下降15.9%。

  结合当前的情况,美联储此次降息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呢?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德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可能会导致美元走弱、人民币升值,再加上海外经济不景气,使得中国的出口受影响。同时,也给中国央行降息打开了空间。

  “现在还是要考虑降息的,因为全球很多国家都在降息,货币政策如果完全不同步的话,对于中国出口的压力较大,中国国内经济一定程度上受到疫情冲击,降息能够提振国内经济恢复上涨,而且我们离零利率还比较远,我建议直接降基准利率。”杨德龙说。

  结合当前的经济形势,毛盛勇提出,下一步还会加大宏观政策的调节力度。货币政策,从帮扶企业的角度出发,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努力降低企业的贷款成本,从这些角度精准帮扶企业。

  实际上,在今年3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对此,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CIO)表示,央行此举相当于广泛降准30个基点,我们相信央行年内再降准70至270个基点,即进一步释放约1万亿至4万亿元人民币流动性,并额外调低中期借贷便利利率10至20个基点,以抵御经济下行风险。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中国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都是估值洼地。包括联储在内的全球宽松,一旦国际金融市场恐慌稍有平复,“水”都会有相当部分流向中国,让我国更宽松。因此,我国的政策反倒应该淡定从容,无需跟得那么紧。我们更应谋划的是,资本项目开放再上新台阶,便利本国居民的跨境资金流动,对冲国际资金即将到来的涌入潮。